球王会app一件T恤的全球经济旅行一文读懂全球贸
时间:2021-10-10

  球王会用一般的经济学常识来说,全球化是一件好事啊,富国购买穷国的产品,为穷国创造经济利益和工作机会,这给穷人带来的是富足,而不是灾难啊。但是最近几年,反对全球化的呼声越来越高。本书的作者皮翠拉瑞沃莉在大学演讲的时候,就碰到过激动的美国大学生质问她:你知道你的T恤是谁做的吗?是一个被拴在缝纫机旁,没有食物的越南儿童?还是一个每小时只能赚18美分,一天只能去两次厕所的印度女孩?提问者咄咄逼人,但是观点非常鲜明,那就是全球化是富国剥削穷国的最佳借口,是为了让富国榨取穷国的剩余价值。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自由贸易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作者决心亲自去探一个究竟。

  这位勇气可嘉的作者就是皮翠拉瑞沃莉,她是乔治敦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的教授,研究方向就是国际经济和金融领域里的社会问题,在《国际企业研究》《商业道德期刊》等多家刊物上发表过文章,代表作有《国际企业》等。《一件T恤的全球经济旅行》这本书是她的另一本代表作,一经出版就获得多项大奖,并被译成14国语言。

  它视角独特,资料翔实,从一件小小的T恤入手,展示了全球自由贸易和贸易保护之间的激烈博弈。那这本书到底通过一件T恤的产生讲述了什么?我将分为四个重点内容来详细为你讲述,这四个部分也正好是一件T恤全球旅行的四个站点,可以说走完这四站,世界贸易全球化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就明白了。

  从T恤的原材料说起,探讨为什么美国是种植棉花的“棉花霸主”。目前世界上第一大棉花产国,是我们中国,美国只能屈居亚军,但是如果统观纺织业兴起的这200年,美国的棉花产业在大部分时间里一直稳居榜首,是当之无愧的棉花霸主。所以,本书的作者瑞沃莉博士追随T恤全球之旅的第一站,就是来到了有着“世界棉都”之称的得克萨斯州。

  是什么奠定了美国的棉花霸主地位?瑞沃莉博士经过调查发现,有四个因素:第一,这要归功于奴隶制。棉花生长比较娇气,水多了不行,水少了也不行,病虫害、杂草等等,也在威胁着它的生长。春季的时候,每块棉花田需要除草6次,收获的时候,棉桃一开口,就要赶在下雨前尽快采摘。这就导致棉花田里的劳动力几乎是被绑在上面的,闲的时候不见得闲死,但是忙的时候却是能忙死。这么辛苦的工作在劳动力市场上鲜少有人愿意做,绝望的棉农甚至曾尝试用猴子去摘棉花,用鹅去除杂草,当然,都失败了。最后庄园主们发现,成本最低的劳动力,就是来自非洲的黑奴,在1860年之前,黑奴正是美国棉花种植园的主要劳动力,那个时候这些奴隶种植园生产出了全球大部分的棉花。为了保证奴隶可以在棉田里高效率工作,配套的肯定是不人道的奴隶管理体制,但是政府对这套管理体制是采取默许态度的,任由奴隶主对奴隶剥削、压榨甚至侵害。瑞沃莉博士尖锐地指出,政府的这种纵容,和后期发展中国家纵容“血汗工厂”是一个道理。

  确定美国棉花霸主地位的第二个因素是,科技。一名健康的奴隶每天可以采摘大约300磅棉花,之后,还需要把棉籽从棉花中分离出来,工业之前这个工序只能用手来分离。一名奴隶一天只能处理不到1磅的棉花,产出效率极低。于是得克萨斯州的棉农们发明了棉籽分离机,这项发明让美国的棉花出产量提高了25倍。其他的新技术也开始代替原始手段,比如说,拖拉机替代了骡子,收割机替代了人工采摘,滴灌替代了喷灌,脱叶剂掌控了收割时间,转基因技术让棉花抗虫害等等。 得克萨斯州科技大学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棉花研究中心。他们源源不断地给棉农们提供先进的技术,让他们始终站在棉花种植和纺织品行业的先进前列。

  技术的使用让棉花产量稳定下来,下一步,就是追求利润最大化了,瑞沃莉博士认为,第三个确定棉花霸主地位的因素是,棉花行会。棉花行会是商业组织,类似于合作社,由得克萨斯州的棉农组成,棉花采摘之后,棉农们把棉花统一交给棉花行会集中利用,棉花用于纺成棉纱,棉籽榨油,棉籽短绒会被制成小枕头、毯子、床垫、医疗用品,还可用于生产纤维素和纤维胶。棉花的外壳,棉荚,茎,叶也不浪费,这些东西拌入糖浆可以做成饲料,还能加工成燃料块、建筑材料、肥皂等等。棉花行会在棉花卖出去之前,统一储藏棉花,还给棉花上保险,然后再运往中国或者世界上任何一个需要棉花的纺织厂。这种协作关系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可以在价格上把握主动权,还可以减少浪费,帮助美国的棉农达到利润最大化。

  最后一个确定棉花霸主地位的关键因素是,得天独厚的政府补贴。20世纪30年代末,美国的棉价跌入谷底,于是政府建立了农产品补贴机制,美国每年补贴给棉花种植者的资金超过许多非洲穷国一年的GDP总和,2006年之前的10年里,美国棉农大约30%的收入来自美国联邦政府的补贴,这一比例在某些年份甚至高达45%。2006年,美国政府对棉花项目的补助就达到了27亿美元。从某个角度来说,美国的农业补贴,就好像美国的军事力量,它降低了世界市场上的棉花价格,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国家就很难谈竞争力这件事了。美国产出棉花的相对优势,表面上看是因为劳动力、科技和棉花行会,但实际上,最关键的却是政府对棉农的大幅度补贴。这种补贴制度,其实是妨碍贸易自由精神的。好了,以上就是为你讲述的本书的第一部分重点内容,为什么美国是棉花霸主?作者认为奠定美国棉花霸主地位的因素是:第一,劳动力的底线竞争,规避了劳动力风险。第二,科技的应用,提高了生产效率。第三,团结的行业协会,保证了棉农利润最大化。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美国政府给予棉农的高额补贴。第二部分棉花种出来了,那它们是怎么被做成T恤的呢?接下来我们就进入本书的第二部分:棉花出口到哪里,它变成T恤的背后有哪些经济博弈?美国的棉花打包进了集装箱之后去了哪儿?答案是中国。一件T恤的生产,光有棉花不行,还需要纺纱、剪裁、缝制、印染等很多工序。这些后续工序的劳动力成本大大高于种植棉花,可以占到服装价值的1/2以上。那么很明显,哪里有最廉价的劳动力,哪里就适合设立T恤制造工厂。20世纪80年代,开放的中国进入世界贸易大家庭,中国有过剩的廉价劳动力,尤其是女工,她们大量涌入纺织行业,形成了强大的底线竞争优势,美国的棉花进入中国,做成T恤后再出口美国,美国的贸易商发现,中国的纺织品质优价廉,比其他许多国家都更有竞争力,于是发达国家慢慢退出了纺织行业。

  为了了解T恤是怎么被做出来的,2000年,瑞沃莉博士追寻T恤全球之旅的第二站,来到上海,考察了上海第三十六棉纺织厂,在那里,她看到了工人们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紧张劳作的过程,巨大的声响让人无法交谈和思考,人和设备都粘着一层灰白色棉絮,棉纱就这样被生产出来。工厂的女工们虽然工资不高,工作辛苦,但她们依然很珍惜这份工作,因为进了工厂就意味着摆脱了农田耕作的劳累,而且相比于农村父母一年的劳作所得,她们的收入提高了好几倍,同时,她们也开拓了眼界,打开了实现自我的广阔空间。到了1993年,中国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服装出口国,至今都保持着这个领域的霸主头衔。

  现在美国每年大约购买10亿件中国制造的衣服,相当于每个美国人一年买3件。但是早期制造业的弊端也在巨大的规模下显现了出来。跟所有的加工厂一样,为了获得利益最大化,早期的纺织厂存在着很多隐患。使用童工都是屡见不鲜的。工人的工资低微,工作环境恶劣,环境污染严重,这些问题也都普遍存在。人们称那个时期的制造工厂为“血汗工厂”。那么血汗工厂的出现,一定是企业主的问题吗?贸易全球化的反对者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这条供货链上的人都有份,发达国家也要承担责任,因为这是发达国家向不发达国家转嫁的危机。一开始贸易商对这种说法不予理睬。比方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东南亚,多家为耐克公司生产球鞋和服装的工厂,因为滥用劳工被曝光。这些供应商是独立管理和运营的,也就是说,耐克公司花钱买产品,至于这些产品是由谁、怎么做出来的,他们不管,也不负责。当时耐克公司印度尼西亚的总经理在劳工问题上,理直气壮地说: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去了解这些。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的行列:社会活动者、宗教组织,特别是贸易全球化的反对者,在他们的声中,2000年之后,已经鲜少有公司敢明目张胆地说供应商的问题跟自己没关系了。他们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比方刚才说的耐克公司,他们现在每年都会出具专门的报告,评估自己供应商的劳工问题、环境问题、行为规则和监管细节等等。一旦发现不合理的地方,他们还会后续跟进,保证所有的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之后,才能继续生产。在这种风潮之下,各行各业很快达成共识,无论是生产商、供应商,还是贸易商,不管工厂在哪个国家,他们都会遵循共同准则,营造良好的生产环境,给予合理的报酬,不污染环境等等。我们可以说,反对全球贸易化的举措是有积极作用的。正是因为有这种博弈,之后加入全球贸易的制造业,再也没有出现早期制造业那样的血汗工厂了。

  以上就是棉花变成T恤的背后有怎样的经济博弈。因为廉价劳动力的关系,制造业大量地往中国等不发达国家转移,在早期,也因此造成了很多血汗工厂的出现,从本土的制造商,到发达国家的贸易商,都是血汗工厂的缔造者,血汗工厂的存在让很多人开始反对全球贸易,这种呼声让生产条件和劳工待遇得到改善,从这个角度来说,健康的全球贸易,是一场博弈的结果。

  把T恤变成商品,这个过程就是国际自由贸易,而这个自由贸易是真的自由吗?刚才我们讲到,在全球贸易化的推动下,中国和其他不发达国家制作的T恤涌进了美国,特别是中国,成了世界加工厂。美国本土制造的棉纱、布料、服装等等,根本无力和中国竞争,这对美国的纺织行业来说是巨大的打击。到了2007年,美国人购买的200亿件服装中有95%产自国外,美国的纺织服装业坐不住了。美国制造业贸易行动联盟,这是个民间组织,这个联盟的执行主席奥吉·坦蒂洛,非常看不惯中国制造的T恤,每次走进商场,他都会故意绕开服装区,因为他一看到中国制造的衣服,就想到美国本土服装制造行业的萧条,这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刺激。他和美国制造业贸易行动联盟都致力于改变这一现状,那么是谁让“中国制造”席卷美国的呢?奥吉非常清楚,这个幕后推手是“利益”两个字。因为有可观的利润,没有人会在乎美国制造业的凋零。富裕的美国零售商、强大的中国游说团体,以及所有的美国服装设计公司,都是“进口机器”里的一个零件。奥吉不是个轻易对困难说不的人,他联合了纺织业内大佬们发动反击,一起向国会提出议案,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保护美国的纺织品服装行业,具体的措施是希望美国政府能对中国采取“配额”策略来限制中国服装的进口。所谓“配额”是一种贸易壁垒,意思是说每年只允许固定数量的产品进入本国。中国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就组成商务代表团飞往华盛顿,进行谈判,希望捍卫自己的T恤出口量。最后奥吉赢了,2004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了法案,限制中国T恤、棉质裤子和衬衣等纺织物的进口。但是奥吉的对面有没有反对者呢?也有,美国大多数经济学家是反对奥吉的,他们认为自由贸易理论是现代经济学中被广泛认可的理论,对中美双方来说都是好事,最好的行动是放弃贸易保护政策,让自由市场来选择T恤的赢家。那么“配额制”影响到中国了吗?其实并没有,因为中国可以从别的国家那里取得配额,也可去有配额的国家投资生产,“配额制”对中国服装出口没有造成很大影响。但是自由贸易在另外一个方面,也因此刺激了美国高端纺织品的发展,因为传统的纺织业日益萎缩,美国倒闭了一大批纺织服装工厂,但是服装公司为了求生存,反而增设了新的研发部门。他们和大学一起研发了多样化布料,生产各色各样的“未来布料”,比方说可以止血的布料、可以干扰敌方雷达的布料、可以记录病人生命体征并传输到电脑上的布料等等,简单的T恤工厂慢慢消失,让位于发展中国家。这不能不说是一次因祸得福,因为他们再一次避开了劳动力市场的风险,中国低档普通的纺织品服装对他们来说不再是重要的威胁,美国纺织服装企业最终进入高端竞争阶段。

  T恤进入市场,变成商品,国际贸易因此产生,只是世界自由贸易并不纯正,始终渗透着因素。我们看到的所谓自由贸易,无不纠缠着各个方面的利益,是一场博弈的结果。但是自由贸易逼着美国纺织行业开始转型,逐渐向更高端的产品迈进。到这里,T恤全球之旅已经走完了大半,棉花变成T恤进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那当T恤变旧,被我们淘汰之后的命运是什么?

  旧T恤去了哪里,它对自由市场的意义是什么?美国人习惯丢掉旧东西,T恤也在其列。一件T恤还没有穿坏,就被扔了,慈善机构把搜集起来的旧衣服免费赠送给贫困地方的人们,但是旧衣服太多了,免费赠送也送不完。美国人灵机一动,开发出一项旧衣服产业,把美国的旧衣服运送到其他国家,二次销售,这就是旧衣服贸易。旧衣服贸易,没有关税壁垒,没有政府补贴,没有来自政府和其他纺织品游说团的支持和反对,没有配额制,竟然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贸易。作者在书中举了一个例子,美国的莫顿·斯图宾先生成立了一个跨美洲公司,专门做旧衣服贸易。他免费或者低价以重量计价收购旧衣服。收购的旧服装经过精心分拣,分类出售。他知道哪些衣服是可以卖大价钱的,哪些衣服只可以做抹布。他知道非洲人喜欢什么样式,日本人喜欢什么样式,东欧人喜欢换什么样式。比方说,一件滚石乐队的夹克卖到非洲肯定是不明智的,因为非洲人不关心滚石乐队,这件夹克最佳的去处是东欧和日本。

  在日本,一件旧的耐克鞋子或者李维斯品牌的裤子,都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斯图宾公司的旧衣服,大多到了非洲的坦桑尼亚、几内亚、莫桑比克等国;一部分高档货去了日本;冬天的衣服被送往波兰、乌克兰、俄罗斯;全棉织品被送往巴基斯坦,在那里做成新的针织套衫;再生羊毛制成的衣服送给印度,用来生产廉价毛毯。为什么没有中国呢?因为中国是拒绝旧衣服进口的,至少在法律上是这么规定的。对那些实在不能再穿的T恤,斯图宾公司把它们做成抹布,如果太破了还可以打成碎片,变成纤维。斯图宾先生的旧衣服生意为美国人扔掉的那些纺织品找到了用途和市场,也为废物再利用找到了路径,当然,也给各地的代理人和批发商带去了利益。书中就讲述了这么一个人,他叫杰弗里·米郎基,是坦桑尼亚一个做旧衣服买卖的小商贩,他从乡下来到城里,赊了100斤旧衣服打起了地摊,一件旧衣服的售价在50美分到一美元,经过几年打拼,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富裕起来,也成了这个行业里的行家里手。

  旧衣服也改变了坦桑尼亚,几十年前的坦桑尼亚村民很穷,他们没有像样的衣服,多数成年人衣服褴褛,孩子大多是没衣服穿。廉价的旧衣服使贫穷地区的人们衣着改善了,现在当地的大学生穿着讲究时髦的旧衣服,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旧衣服贸易是否冲击了非洲的纺织业呢?答案是并没有,因为非洲本土没有具备竞争力的纺织工业,也没有专业化的纺织劳动力,所以旧衣服没有给他们带来压力和竞争。相反,旧衣贸易创造了分拣、洗衣、剪裁等相关方面的就业机会, 让当地人也可以参与到商品交贸易中来。总之,打着自由贸易的旗号诞生的T恤,在中国被生产出来,运往美国,又经由旧衣服经销商之手,销回第三世界国家,只有在这最后一步,才算真正进入了自由贸易市场。以上,就是为你讲述的本书的最后一个重点内容,旧衣服的贸易,它开拓了一个新行业,造就了一批贫穷国家里的中产阶级,旧服装贸易还让穿不起衣服的穷人穿上了衣服,改善了生活;使废物得到利用,对环保做出了贡献。同时,旧衣服贸易也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自由贸易。

  一件普通的T恤就这样以比较理想的结局完成了它的全球之旅。一件T恤的故事并不能证实全球化贸易和反对全球化贸易谁最正确谁最错误,它们也可能相伴而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经济全球化是时代的一个潮流,并且,只会越来越猛烈。

  1. 目前世界上第一产棉花大国,是中国,美国只能屈居亚军,但是如果统观纺织业兴起的这200年,美国才是当之无愧的棉花霸主。

  2. 血汗工厂的出现,一定是企业主的问题吗?贸易全球化的反对者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这条供货链上的人都有份,发达国家也要承担责任,因为这是发达国家向不发达国家转嫁的危机。

  3. 在全球贸易化的推动下,中国成为了世界加工厂,美国本土的棉纱,布料,服装等等,根本无力和中国竞争,这对美国的纺织行业是个巨大的打击。

  4. 到了1993年,中国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服装出口国,至今都保持着这一霸主头衔。现在美国人每年大约购买10亿件中国制造的衣服,相当于每个美国人一年买3件。

  5. 旧衣服贸易,没有关税壁垒,没有政府补贴,没有来自政府和其他纺织品游说团的支持和反对,没有配额制,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贸易。

LINK: 球王会,球王会ap 球王会,球王会ap